生活篇
點按膻中,天天擁有好心情
讓你天天好眠
小小動作,趕走痠痛之頸部
小小動作趕走痠痛之手臂
小小動作,趕走痠痛之腰痠背痛篇
健腸通通樂
長壽訣
 
 
親情篇
井穴互照法
秋高氣爽健走去
晃足&按揉湧泉穴
 
 
心樂活
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一>
在生活中修行在生活中取經
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二>
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三>
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四>
 
 

>> 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一>

>> 在生活中修行
>> 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二>
>> 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三>
>> 解脫四重奏--首部曲<開悟四>

 

小魚求道 夢游大海
幽幽深谷,峭壁陡峻凹壑嶙峋,矮樹叢攀附著峭壁向天爭峰。
朵朵形似人物畫像的白雲,點綴著晴空,鳥獸飛禽高空俯瞰幽谷。
看似寧謐的幽谷,深入其境靜觀,寂靜中,似乎潛伏了玄妙與弔詭,正如「冥冥之中」,預留了伏筆,更暗藏了玄機。

幽谷奇花珍草與溪石相依偎,堅硬奇石與纖柔花草相映成趣。
石頭雖無生命活力,卻在千山萬水洗滌下,鍊就了堅韌性,不僅忠實記錄了大自然「道」的演變,也見證了世代潮流變遷史。

纖柔花草生命力雖不堪一擊,然而卻能在石縫中,展現出美麗的生命力。雖然短暫,卻也經常和壽與天齊堅硬石頭相提並論。似乎說明了,短暫瑰麗的一生,有時也能勝過千秋萬世。這或許,是冥冥之中刻意安排的矛盾與辨證關係吧!答案,只有老天知道。

倏然地,刮起了強風,呼呼呼的,瞬間呼嘯而過,萬物也立即響起了沙沙沙的回應聲。也許,是上天為傳遞信息而來吧!至於傳達了什麼信息?只有「用心」聆聽,才能解其意。

幽幽深谷,看似寧謐,只因身在其境,不識境中畫,哪能悉聽出畫中聲!有心、有識者,即便身處境外,卻也能領悟「處處即是零,畫在零中飄」之意境。「若得其中意,福祿壽歸身」。或許是上天回報,與其心心相印之有心、有識者;也或許是,有心、有識者,識破了「冥冥之中」潛藏的玄機,換得福祿壽歸身!

蟬鳴鳥啼伴隨著潺潺水流聲。

噓!靜心聆聽此起彼落蟬鳴與流水聲,高亢語調夾雜著低吟聲,似乎正娓娓道出世代潮流演變蒼傷血
淚史,也因此造就了無數古聖先賢。

偶有飛鷹孤鳴聲,幽谷也不時迴旋著孤鳴音。

「境中畫」,仿佛是一 「境中話」,大自然密碼何嘗不是如此!達摩祖師面壁九年悟道境界,說明求道、解脫乃至超凡入聖,一切「境在不言中」。

說時遲,那時快,突然噗通一聲響起,「境中畫」從靜默聲中響起了話語。

話說,溪中魚兒無預警的突然躍身跳出水面。

噗通一聲,水花飛濺灑落在奇花珍草上,驚擾辛勤採蜜的工蜂;環繞飛舞於花卉之蝴蝶,也遭到池魚之殃,壞了繽紛耀眼的蝴蝶彩妝。

魚兒躍身一跳,劃破原有和諧聲樂與畫面,但也並非每回皆能吹皺一池春水,端視「冥冥之中」是否有此機緣而定。

然而,從花蝴蝶氣呼呼的直抱怨來看,機緣似乎已趨成熟。

「繽紛多彩的妝扮,是上天所賜予,並非我願,卻無端遭逢妒忌,壞了美麗的蝴蝶彩妝,枉費上天的美意。噯!」花蝴蝶六神無主的飛舞著,只因水花濺濕了彩妝。?

辛勤採蜜的工蜂,因突如飛濺而來水花驚擾了採蜜的工作,受驚擾後,原本頻率協調的嗡嗡嗡叫聲,顯得有些急促,但瞬間又恢復了原本頻率聲響,繼續進行採蜜的工作。對周遭所發生的事情,卻是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,似乎不妨礙其採蜜的工作,哪會在意周邊發生的變化。

反倒是,多事的蜻蜓,從遠處眺望到好戲即將上演,趕忙飛躍過來湊上一角。

蜻蜓先是揶揄了花蝴蝶說:「真是名副其實的花蝴蝶。」

花蝴蝶為了彩妝一事尚未釋懷過來,哪經得起蜻蜓的揶揄嘲諷,顧不得形像號啕大哭了起來。
五顏六色的彩妝因而相互混淆,花容盡失。

蜻蜓見狀,趕忙上前提醒花蝴蝶:「真是枉然啊!枉費上天賜予繽紛亮麗的色彩。」之後又毫不留情的奚落了一番辛勤採蜜的工蜂:「只會辛勤採蜜的工蜂,生平無大志,其生與死有何異!」
此話一出,惹得工蜂氣急敗壞追逐著蜻蜓。

工蜂卯足勁追趕著蜻蜓,不難看出與蜻蜓決一死戰的決心,一報雪恥解恨。

在旁靜觀不語的小花,終於打破謙默。有感生命過於短暫,好不容易從夾縫中求取生存權利,不應該無謂的浪費生命。因而在小花看來,是微不足道及無趣,但也以自身堅忍不拔的生命活力為例,提出真誠的忠告。

「花蝴蝶呀!花蝴蝶!生命何其短暫與無常,何必在乎蜻蜓的冷嘲熱諷。想想我小花的一生,因偶然蘊藏了生命力,及機緣造就了活力。試想,平凡無奇的小花,正因為存活於石頭夾縫中,才顯得彌足珍貴,也因此吸引了世人的目光。然而,有?知曉,為了等待偶然與機緣的到來,一等,便是數載,甚至於數十載。偶然與機緣真是得來不易啊!唯有把握當下,才不失生命所賦予的意義性,及存在的價質。」

花蝴蝶聽聞小花的勸慰後,因而憶及掙脫蠶蛹為蝶的心路歷程。原來上天並非平白無故賦予繽紛絢麗的彩妝,美麗動人的背後,皆有不足為人所道的歷程。經此,花蝴蝶又重拾以往的笑容,在娓娓道來掙脫蠶蛹為蝶的心路歷程時,除展現出亮麗奪目外,還不時的顯露出自信心。

蜻蜓為了躲避工蜂的追逐,可說是使出看家本領,以蜻蜓點水的方式跳躍於溪水上,三兩下便擺脫了工蜂的追逐。工蜂自知追趕不及,不想因追逐蜻蜓而怠忽職守,經權衡得失後,還是選擇回到工作崗位,繼續完成採蜜的職責。

小花始終與溪石相依偎,石頭不發一語的守護著小花,只因千萬年來,早已鍊就成一無聲響的忠實記錄者。

反倒是從潺潺流水聲中,不時發出不鳴之聲。原來吹皺一池春水的始作俑者,竟是溪中小魚兒。
小魚兒使勁的濺出水花,無非是想引人注目而已。

好事的蜻蜓,豈會輕易放棄湊熱鬧的機會。為了能聽聞清楚小魚兒的話,選擇了最為接近小魚兒的石頭上佇立,並當場審判起小魚兒。

「不好好在溪中待著,無端吹皺一池春水也就罷了,竟想在溪中興風作浪,發出不鳴之聲,好不自量力啊!」

小魚兒達到引人注目的目的後,愉悅的頻頻躍身跳出水面。

蜻蜓因不及閃避,被突如其來的水花飛濺灑的全身濕透,久久不能睜開雙眼。

花蝴蝶一旁高興的舞動著雙翅,並偽裝善意上前關懷,以表慰問之意。

好事的蜻蜓,自顧不暇了,哪還有餘力反擊花蝴蝶。然而,心中卻盤算著該如何整整花蝴蝶。從稍稍上仰嘴角來看,蜻蜓即便只是想想而已,多少也消除了些怒氣。

還是小花的心思來得細膩,已嗅出不尋常之意。

近日來,小魚兒經常獨自流連忘返於此,若有所思,似乎有所追尋似。

「小魚兒,為何若有所思的流連於此?」小花語帶溫柔的問小魚兒。

小魚兒近來常流連忘返於小花四周,彼此因而建立起友好關係。雖是初次交談,傾刻間,便有了默契與互動。

「難道我只能待在溪中過活,終其一生都脫離不了於此嗎?」小魚兒語帶嘆息的述說心中志向。

花蝴蝶雖能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,然而對於水底世界卻一無所知,有生之年不可能有機會到水中一遊。充滿好奇與想像的花蝴蝶雖,喃喃自語的說: 「水中生活,應該很自在吧!能隨著水流任悠遊,真是好啊!」接著,又以羨慕的口吻要求小魚兒:「請小魚兒細說水中生活的趣聞聽聽嘛!」

小魚兒對現狀感到有些無奈與惆悵,哪有心思回答花蝴蝶的好奇問話。

好事的蜻蜓,總算擦拭乾被水濺濕的雙眼。睜開眼,便不失所望。遠遠瞧見溪流彼端,有一群魚正朝此處游移過來。不假思索的大聲嚷嚷說:「魚媽媽也來了,魚媽媽也來了!」

蜻蜓的不思勝三思,直覺超準!果真是魚媽媽來了。

魚媽媽神情慌亂的四處張望著。一來為找尋小魚兒的蹤影而憂心忡忡。近來,小魚兒經常無故脫離魚媽媽的視線範圍,魚媽媽為此擔憂不已,但又無力勸阻小魚兒,二則為保衛跟隨於後的魚兒群,嚴防大魚從後攻擊挾持。近日來,魚媽媽為此,內外交迫的心情,非三言兩語便能道盡。

魚媽媽心急如焚的直喊著,「小魚兒,小魚兒。」似乎想以親情呼喚,喚醒小魚兒的回心轉意。
果真是母子連心啊!

小魚兒似乎相應到母親的呼喚聲。頻頻回首。

原來如此啊!

小魚兒,面臨親情與獨立探索未知世界的兩難抉擇。

小花不僅敏銳,更是善解人意,加上魚媽媽的到來,知悉小魚兒是陷入親情與向外追尋的兩難抉擇。小花與小魚兒生活於不同的空間環境,除思維邏輯的差異,價值觀更是南轅北轍,也不便提供任何意見,只希望小魚兒能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來,不要傷到魚媽媽的心。

好事的蜻蜓,一刻也不得閒。不僅大聲嚷嚷,還上前去迎接魚媽媽,好心協助魚媽媽領航跟隨於後的魚兒群。

「請緊跟隨我前進,小魚兒就在不遠處。偌,就在前,紫色小花依偎於大石頭縫的溪流邊。」
小魚兒相應到母親尋訪至此,也上了前迎接去。

原先魚媽媽憶測好事蜻蜓的動機,當看見小魚兒迎面游過來時,反倒對自己的疑心深感慚愧。
好事的蜻蜓看熱鬧都不及了,哪會感覺到魚媽媽的憶測。即便相應感覺了魚媽媽的疑心,也無關緊要,重點是,一齣好戲開演了。多事的蜻蜓,笑的合不攏嘴,比當事人還要入戲。

魚媽媽急於尋訪小魚兒的下落,對於周遭的事,視若無睹,竟連花蝴蝶與小花的問候,也無心回應。雙眼直盯著小魚兒打轉,並在小魚兒周圍迂迴,直問小魚兒:「這些天是否安好?一定餓壞了吧!」
真是天下父母心啊!

小魚兒顯得有些愧疚,不敢正視魚媽媽的雙目。

反倒是小魚兒的弟妹們,紛紛發出抗議聲。

「小魚兒,真是害人不淺,媽媽為了尋訪你的下落,帶著我們到處東游西漂的,這種日子怎過得下去!」

魚媽媽聽聞魚兒群抗議聲後,連忙回過頭來安撫,語帶哽咽的說:「是媽媽不好,請原諒媽媽。」

小魚兒的弟妹們,並未因媽媽道歉而寬恕小魚兒。進而脅迫小魚兒做出抉擇,同時也勸慰媽媽成全小魚兒的心願。

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,請媽媽尊重小魚兒的抉擇。」

好事的蜻蜓,聽聞小魚兒的弟妹要小魚兒做出抉擇時,興奮的直跳躍。並前去邀請辛勤採蜜的工蜂,一同參與小魚兒的抉擇。

料想不到,蜻蜓語帶冷淡的說:「小魚兒的抉擇,關卿何事,閃開點,別妨礙我採蜜的工作。」顯然工蜂不領蜻蜓的情。

蜻蜓心有不甘的說:「看你生平無大志,只會採蜜。聽聽小魚兒的抉擇,能增長你的志向,哪知好心沒好報。」

當工蜂聽聞到增長志向的剎那間,心中為之一震。

蜻蜓雖然好事,但想想,說的還真是有些道理。於是,暫停每天採蜜的例行工作,思索蜻蜓所言,自己是否真如蜻蜓所道的,生平無大志,只是辛勤採蜜的工蜂而已?難到這就是工蜂應過的人生嗎?
顯然地,蜻蜓的當頭一喝,已奏效。在工蜂心中激起陣陣漣漪。

花蝴蝶對於水底世界始終抱持高度興趣,不管小魚兒今後動向為何,只要牽涉到水中世界的事,花蝴蝶皆悉心聆聽。

小魚兒似乎感受了外界的壓力,不僅面對親情與向外追尋志向的兩難的抉擇,花蝴蝶、蜻蜓、工蜂與小花,也正等著小魚兒做出抉擇。

小魚兒看見媽媽雙眼泛著淚光,到口的話,於心不忍的又吞了回去。

眼看天色不早了,小魚兒弟妹顯得有些不耐煩,揚言將集體離開母親,另謀其他出路來要脅魚媽媽。
魚媽媽自知不可兼得所有魚兒群。在小魚兒尚未做出抉擇前,便帶領魚兒群,頭也不回的快速游走。

工蜂放下手邊工作,拉長了雙耳,只為聽聞小魚兒的志向。旦,聽聞半天,小魚兒始終沒有提及任何有關志向的事。工蜂實在憋不住了,於是上前對小魚兒咆哮。

「小魚兒,你的志向到底為何,別再賣關子了,說完了,我還得繼續工作採蜜呢!」

小魚兒是聽的一頭霧水,到底招誰惹了誰?有志向難道也錯了嗎?

小花看氣氛有些緊張,趕緊打圓場說:「小魚兒不想終其一生都待在溪中,想另尋其他出路,離開此地向外探索未知的天地。」

「魚兒待在溪中,是天經地義之事,難不成想飛上天?」好事的蜻蜓接著說。

說到另尋其他出路,挑起花蝴蝶高度的興趣。

花蝴蝶圍繞著小花飛舞,並語帶崇拜的對著小魚兒說:「雖然能在天空中自在的飛舞著,可惜見識的領域有限,對現狀早已萌生倦意,水底世界才是我所嚮往的地方。小魚兒,有志趣,我百分百支持你向溪流之外的天地進行探索。」

為了能聽聞清楚小花與小魚兒,談論另尋其他出路的進一步對話,花蝴蝶選擇佇立於小花花瓣上。
「我只是覺得人生不該只是如此而已,起碼也要離開溪流,到其它地方看看,才不枉此生。我的動機很單純,怎知會招惹如此多的風波,也因此傷了媽媽的心,又與弟妹們反目成仇,真是始料未及啊!」小魚兒語帶哽咽的說。

多事的蜻蜓聽了半天,還是聽聞不清小魚兒的志向在哪,更不知道小魚兒離開魚媽媽後,欲往何處去。
工蜂難得與蜻蜓的想法一致,想一探究竟小魚兒的志向。

小魚兒接下來的一舉一動,自然是工蜂與蜻蜓注目的焦點。

別說是工蜂與蜻蜓聽不明白,就連小魚兒自個也不知道欲往何處去。小魚兒只是一味想離開此溪流人生,到其它水底世界看看,並未詳細規劃及準備好未來的出路問題。

花蝴蝶聽小魚兒這麼一說,直呼好膽識。

「小魚兒真是花蝴蝶崇拜的新偶象,竟敢輕言離去自小生長的環境,難道不怕回不來嗎?我花蝴蝶只是基於好奇,想見識見識境外的世界,可不想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
小魚兒瞪了花蝴蝶一眼,並拉高嗓門說:「呸!呸!呸!請聽好,花蝴蝶,是去挖掘探索境外的世界,不是去送死的。」

小花覺得花蝴蝶說的一點也沒錯,向小魚兒提出建議說:「我們只熟悉自身生長的環境,此地之外的世界,毫無所悉,倘若冒然離開,顯然有些危險,更何況小魚兒並未詳細規劃好未來的出路問題,不是嗎?」

小魚兒突然躍身跳出水面,突如其來的舉動,將花蝴蝶嚇得花容失色。

花蝴蝶雖然感覺有些不悅,但念在小魚兒激發大家另尋其他出路的想像空間,便不予計較。

小魚兒突然躍身跳出水面,是過於興奮所致。因小魚兒憶及魚爸爸曾經向魚媽媽說:「聽說有一個地方叫『大海』,那兒的景觀比溪流更加賞心悅目,物質資源更是豐沛有餘,真想前去一探究竟。」

原本是興高采烈的述說著有關大海的事,瞬間,小魚兒又顯得有些喪氣。

小花感受到小魚兒的情緒變化,勸慰小魚兒說:「別給自己過多的壓力,慢慢來,一定能尋找到其他好的出路。」

好事的蜻蜓,聽了小花勸慰小魚兒的話後,氣急敗壞的飛奔到小花的花瓣上直跺腳。
花蝴蝶一不留神,便跌落於草瓣上。

草瓣上因沾滿了露珠,顯得有些濕滑。花蝴蝶因站不住腳,連滑帶滾了幾跤,尚未回過神來,接連又聽見蜻蜓向小花咆哮說:「你以為我們閒來無事,只為湊熱鬧嗎?工蜂聽完小魚兒出路後,還要趕著去採蜜呢!我們也是為了小魚兒的出路才留下來,既然小魚兒好不容易憶及有關大海的事,就應該請小魚兒再動動腦,想一想,魚爸爸是否有進一步提到『大海』位於何處才是,怎是勸慰小魚兒,別給自己過多的壓力,慢慢想?」

小魚兒搖著頭說:「沒有,魚爸爸也只是聽聞而已。」

「雖然我生平無大志,但始終謹守本份。看來,小魚兒是尋找不到其他出路了,我該去採蜜去了。臨行前,奉勸小魚兒,做人要務實,別再夢游『大海』了。」工蜂顯得有些失望,說完後,轉頭飛離,不久,便傳來工蜂採蜜的嗡嗡嗡響聲,工蜂真是勤奮啊!

工蜂的一席話,如當頭棒喝般,重重擊落在場聆聽的每位心頭上。

原本討論熱烘烘的氣氛,突然由沸騰狀態,急速降為冰點。尤其是小魚兒,更是顯得有些尷尬。
還好有一喜鵲前來報佳音,打破僵局,並為小魚兒的出路,提供了線索。

喜鵲因飛行過境於此,從天空俯瞰下方時,看見蜻蜓、花蝴蝶們,頻頻交頭接耳的,以及小魚兒多次躍身跳出水面,真是熱鬧,基於好奇,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。

「大家好!我是喜鵲,是否有什麼歡愉的事,能否也讓我參與分享!」

多事的蜻蜓,得不到想要的答案,正愁怒氣沒地方發洩,喜鵲的到來,正好遷怒於喜鵲身上。

「別多管閒事了,哪有什麼歡愉之事,別被小魚兒耍了,世上根本不存在著『大海』,全只是傳聞罷了!」

喜鵲聽聞後,笑得前仰後翻。

「也難怪,你只是隻蜻蜓,飛不了多遠,目光短淺是理所當然之事。」

怒氣未消的蜻蜓,哪能忍受喜鵲的嘲笑,但又無力反擊,只能飛到喜鵲的眼前,時而上下、忽而左右不停的飛舞,意圖干擾喜鵲的視線,來發洩怒氣。

「喜鵲似乎不同意蜻蜓的話,是否對『大海』有不同的看法。」還是小花敏銳,從喜鵲的笑聲中,嗅出不尋常的訊息。

喜鵲點點頭說:「『大海』並非傳聞,而是真有其處。」

小魚兒聽聞喜鵲說,世上真有『大海』存在時,又興奮的躍身跳出水面。

花蝴蝶則豎起耳朵,仔細聆聽喜鵲所說的每一句話。

蜻蜓則停止飛舞,選擇有利於自身聽聞與發言的位置。瞧了瞧、看了看,佇立於喜鵲的頭頂上,才能俯視一切,於是不假思索的佇足於喜鵲頭頂上。

喜鵲對著小魚兒說:「莫非是小魚兒夢游大海?」
小魚兒點點頭說:「請前輩指引前往大海的路徑。」
喜鵲突然語帶保留的說:「小魚兒,是否考慮清楚到達大海時,所要面臨的難題?」
多事的蜻蜓,搶著回答說:「小魚兒想另尋其它出路,不想老死於溪流中。」
花蝴蝶拉大嗓門說:「我也想見識見識境外的景觀,嚐嚐其它區域花蜜的滋味為何!」
喜鵲先是搖著頭,沉默片刻後,才決定將事實真相告訴大家。

「『大海』並非是傳聞,只要順著溪流下游直走,便能看見一座大瀑布,只要跟隨瀑布游下去,便能到達大海了。但是,通往大海的路程中,不僅地形險惡,還要面對隨時可能被其他魚群吞噬的命運。就算能安然渡過危機,從小在溪流生長的魚兒,不見得能適應大海的環境。我從天空俯瞰大海時,經常看見巨大的魚群出沒,其體積之龐大,是小魚兒難以想像得來,能目測得到的,便是如此險惡了,海底下的世界,就更別說了。」

蜻蜓聽的正起勁,似乎意猶未盡,鼓動喜鵲繼續講述有關大海的事。

然而喜鵲也只是在天上飛翔的鳥禽,從未蒞臨過海底世界,對大海的認知,也是從空中俯瞰大海時,憑空的憶測與想像罷了。

喜鵲想到,稍早些才嘲諷蜻蜓目光短淺,倘若現在告訴大家,全是憑空憶測與想像,豈不立即被蜻蜓反諷回來。眼看太陽又即將西下,還是早先離開為妙,於是,隨便找藉口搪塞了幾句話後,便飛走了。

「各位,我能說的,全都說完了,小魚兒,自個看著辦吧。」喜雀說完,便迅速飛離去。佇立於喜鵲頭頂的蜻蜓,因反應不及,差點跌落於溪流中。

小魚兒雖然心有大志,夢想能游大海,領悟不同於溪流的人生。

經聽聞完喜鵲的話,得知夢游大海,可能會危害到自身的生命,顯得有些猶豫不決了。

小花希望小魚兒能慎重考慮清楚,再做出決定。

花蝴蝶雖然有心想見識境外的景觀,倘若將危急性命,毫不考慮選擇了打退堂鼓,並自我安慰說:「當個花蝴蝶,有何不好,此地的花蜜雖然覺得有些膩口,但起碼不會有生命危險。」

既然選擇安份守己在此過活,便沒理由再佇足於此,便飛離開。

多事的蜻蜓也自覺沒趣。花蝴蝶前腳飛走後,蜻蜓也隨後飛離,另尋其它場所繼續發揮古道熱腸的精神。

小花深知幫不上小魚兒的忙,不知是為了躲避小魚兒,還是因太陽西下,也將花瓣縮了起來。

熱烘烘的場景,頃刻間,鳥獸散,只剩下小魚兒形單影隻,繼續思索未來的出路問題。

小魚兒邊思索邊在溪中游來游去。哪知,游著游著,發現前方不遠處,竟出現喜鵲所形容的瀑布,也逐漸感受到水勢變得湍急起來。小魚兒有些抵擋不住,被湍急的水勢帶往瀑布的方向游去。

小魚兒生平頭次遭逢如此巨大的水流,雖然順著此水勢下游,便能到達夢想中的大海,理應感到高興才是,然而,此刻的小魚兒卻是感到膽戰心驚。與湍急水勢相搏鬥的同時,面臨到勇往直前追尋夢想、還是打退堂鼓重回自幼生長溪流的抉擇?

小魚兒正陷入天人交戰時,驚鴻一瞥到岸邊的草叢,便使命的往岸邊上游過去,相信草叢多少能阻擋掉一些湍急的水勢。

哪知草叢中,早有大魚埋伏其中,大魚正張大嘴,等著小魚兒送上嘴。
還好小魚兒反應靈敏,警覺不妙,趕緊轉頭游走。
大魚怎會輕易讓到嘴的魚又飛了,也急速的追游了過去。
小魚兒陷入前後被夾擊的困境,不僅面對湍急的水勢,還要提防大魚在後追捕。
到底該往那游是好?(未完待續•••)

  建議最佳螢幕解析度設定為 1024x768 瀏覽器為 IE5.0 以上版本 ( c ) Copyright 2009 空間養生 著作權所有